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三百二十八章:遠距離狙擊鑒賞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山顶学院为什么在半山腰。”
“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就跟东方明珠为什么没有珍珠一样。”
雪福来从卡塞尔学院的正门驶入,轮胎缓缓压过沿路上被秋风吹落的枫叶时,叶根和叶脉被压碎时迸发出的,都是早秋渐起的歌声。
大门口那青黑色雕花的铁栏杆后的园子里,一排排的枫树终于开始泛起了金意了,阳光似颜色的叶子里少许染着点红,但在这个时节却又红得不那么透彻,倒是让人想起女孩脸上的胭脂,淡淡的,恰到好处。
听着轿车压碎果与叶的细碎声响,林年倒也察觉到了校园里意外的安静,可能大家都去参加party了,疯在会馆中的酒池宴会中。后座的楚子航也在隔着窗户仰望那藏于梧桐林里的古堡,哥特尖儿顶上的青黑砖块缝隙里卡着几片叶子,滑落下来飘飘忽忽地砸进了涟漪澜澜的人工湖里,飘荡着不见了影儿。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卡塞尔学院,原本神秘和未知的面纱终于被秋风瑟瑟给吹起了,露出了下面的真实面容。
时逢入秋,这座原本该如秘党本身一样肃穆的漆黑堡垒,如今却在枫叶与梧桐的簇拥下,让人想起了金粉敷肩的贵妇人。枫与梧桐是她的礼服的线脚,吹过的秋风卷起的落叶露出下面的古建筑群时,才能一窥她华美礼仪下本来的庄严。
雪福来开到了靠近校门的一个露天停车场停下了,林年和楚子航纷纷下车,打开后备箱的时候,林年还四处扫了扫,当真没看见路上有什么人。往常那些绿色的草坪上都是有学生躺着啃书的,绯红色的鹅卵石路上今天也冷冷清清的,远处教堂的顶上一排排白鸽站立啄着羽毛左顾右盼。
“还真都去开party了?”林年把自己的行李箱抽了出来,看向熄火下车的林弦,“车就停这儿么?这里离女生宿舍还远吧,师姐比猪还懒你又不是不知道,下次要用车的时候发现要跑这么远她得郁闷死吧?”
“这就开始心疼你师姐了?怎么不心疼一下你姐姐我。”
“懒人有懒福吧。”林年叹了口气,抬手把后备箱关上了,一旁的楚子航也抬头看向他像是等待下一步的指示的士兵——这么说其实倒也没错,在知道卡塞尔学院的办学目的后,楚子航一直觉得这所学府是类似克格勃的神秘组织,现在秋景正美的风景也没法根除他的成见。
大概也只有等他真正见到那些没个正行的学员(比如芬格尔、曼蒂)后,才能彻底对卡塞尔学院有个改观。
“接下来你们去哪儿?今天全校师生都没课放假一天,大概招生办那边也没人吧?新生们都已经提前入学完了,还都到我们心理部进行了一次心理咨询,按照新生表来看你们两个算得上是最后一批了。”林弦揣着手挽过了林年的胳膊,走向了枫叶铺满的鹅卵石小路上,一旁的楚子航也拉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三百二十八章:遠距離狙擊鑒賞
“那我们错过了什么?冗长的新生大会和开学典礼吗?”林年无所谓地说。
“开学典礼蛮不错的,狮心会的会长毕业了,校长特邀他进行开学典礼的致辞人,对后来的屠龙小勇士们进行鼓舞和传授经验,不少感性的女学员甚至男学员都掉眼泪了,气氛好到我们心理部不少教员都在一旁待命以防有人情绪崩溃晕厥了。”林弦想了想说,“新生大会倒是没什么意思,不过听说学生会和狮心会都派了代表去了一次,似乎是为社团吸收新鲜血液做准备吧?”
“那他们可真是可惜了。”林年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正侧头望着教堂上白鸽的楚子航,“真正的主角永远都是最后登场的。”
“你也是主角啦。”林弦笑着说,“学生会跟狮心会在新生堆里找了老一会儿都没找到你,结果愣头愣脑地跑来心理部找我了…”
“别理他们就好了。”林年叹了口气,“搞得跟传销一样。”
“一会儿你们回寝室还是去招生办自己在表上报个备?你们两个报备后所有新生就都算是来齐了,就等后天的3E考试了。”林弦问。
楚子航微微抬头,在滨海城市的那一个月里林年也多多少少跟他讲了一些卡塞尔学院的事情,3E考试就算在其中一项,可林年却也没透露太多(风纪委员主任的学生忌讳徇私舞弊),只是说了会有一次入学考试,并不难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随遇而安就好了。
“不用太担心,3E考试算是一次测试血统的考试,不需要复习背题什么的,你可以把它看做一次‘天分测试’。”林年说。
“你的意思是我没天分咯。”林弦侧头看向林年。
“当怪兽的天分。”林年立马改口,“你是正常人,不像我们一样,都是长着犄角尾巴的小怪兽。”
“你是大怪兽。”林弦也被逗乐了,轻轻笑着,伸手拂落粘到肩膀的秋叶。
“寝室分配大概是诺玛随机的,但我们入学晚的缘故,大概不少宿舍都被排满了,我会向诺玛申请一下看能不能把师兄你的寝室安排到跟我一起。”林年侧头看着身边的楚子航说。
“不会挤吗?”楚子航问,“我服从学院安排就可以。”
“不会。”林年摇头,“其实我上半年来的时候情况也差不多,所以被诺玛安排去跟一个高年级的师兄住了,整个寝室里就我们两个人,那个师兄人挺不错的,就是睡觉喜欢打呼噜,如果你介意的话,那他打呼噜我就踹他床板,他住我上铺。”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二十八章:遠距離狙擊分享
“这点上其实我没什么所谓。”楚子航说。
“我们先去招生办报备,然后去宿舍楼放行李,哦对了,你新买手机卡了吗?”
“我开了全球通。”楚子航说。
“真有钱啊…其实重新办一张卡就行了,可以直接提交申请给诺玛,诺玛是我们学院的人工智能秘书,她会在信息库里备份你的个人信息,学院里有任何通知都会通过手机短信直接联系你,大概率挺频繁的,用全球通的话收短信也得花钱吧?蛮不划算的。”
“也可以把手机号跟守夜人论坛绑定,诺玛也可以通过守夜人论坛的后台私信联系到我们,我就是这么做的,每个月少出好多短信费呢。”林弦补充道。
楚子航看着这精打细算的两姐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能默默地点头记住了这些贴心的小知识,虽说他跟林年是同一届入学,但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学长在对新入学学弟谆谆教导,他也只有点头的份儿…不过他也不会在意就是了。
“哦对了之后,大概你得跟我去一趟执行部部长的办公室…”林年又想起了在中国执行任务的时候,施耐德部长好像提到过要让他回学院的第一时间去执行部汇报。
虽然在国内通过PAD上传了任务详情,但最好还是去见一面,毕竟他也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对方。刚好这些问题也涉及到他身边的楚子航,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对方可是施耐德部长点名要的人。
正要细说的时候,凄厉的防空警报忽然拉响了,凄厉的嚎叫在整个学院里回荡,教堂的白鸽陡然振翅高飞起,梧桐林与枫树群中响起了不少小动物惊起跑蹿的细琐骚动,鹅卵石路上林年和林弦的表情陡然惊悚了起来。
“怎么了?”楚子航也立刻戒备了起来,校服下的肌肉收拢的坚硬程度有如铁木,他微微沉下了身子后退半步,不是要逃跑,而是受激般要对不知会从何而来的未知危机示威。
林年的视线中,远处的教堂尖上出现了一抹白光,楚子航也注意到了那耀眼的光芒,两人同时抬头看去。
可在下一秒,一团血雾突然在林弦的面前半米不到的地方炸开了,像是盛放了一朵妖艳的花,如烟如雾地飘忽扩散着坠下,似是在落一场红雨。
远距离狙击。
楚子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立刻矮身做出了卧倒的准备动作,这时却发现林年脚边的箱子不知何时被打开了。
半敞开的箱子里装满了沉重的军火枪械,而最主要的交叉在中间的两支长条形物体少了一支,此时正被握在了林年的手中。
菊一文字则宗斜斜地横在了林弦的前方,林年被林弦挽住的左手动也没动,右手抓着那把没出鞘的炼金古刀,硬生生在刹那一瞬之间用刀鞘拍中了那狙击而来的子弹。
“弗里嘉子弹?”
林年看见红雾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是装备部的麻醉弹,只不过既然是偷袭狙击为什么要用麻醉弹?而不是用射速更快的实心子弹?
“糟了。”
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林年忽然感觉挽住自己的手一沉,意识过来自己犯了个错误。
在他身边,林弦似乎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红雾飘到了她的面前,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抽了几口气,不到几秒的时间,她的脚下就打了个踉跄,嘴里的话也没说得出来,就被强效麻醉剂致晕了。
楚子航忽然扭头看向了一旁站着的林年,虽然他从来都是一个不擅长读空气的人,看不懂人的微表情和潜意思,但就现在他也能清晰地读出身旁林年脸上十分浓郁的不爽和烦躁情绪。
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