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起點-第五百零二章 萬妖尊者相伴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下一章第一部大结局)
朱雀载着孙大掌门飞向逐渐靠近的黑云,云中电闪雷鸣竟如同幽冥。漆黑有如实质流淌,十八条死灰色的孽龙在其中翻滚搅动。
这些孽龙有着超乎想象的庞大妖力,哪怕单独一条游走在大地上,也会带来可怕的天灾。即使神兽朱雀,同样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她周身离火骤起,目光逐渐锐利。
孽龙显然感受到朱雀的敌意,它们的身躯骤然紧绷,十八颗龙头同时向朱雀张开血盆大口,龇出森森獠牙。
妖气扑面而来,浓郁甚至可以直接吓死低阶修行者。面对这样的威胁,孙大掌门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咚!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線上看-第五百零二章 萬妖尊者分享
妖龙之上,青铜巨棺中传来一声敲击,如古刹远钟。十八条孽龙收敛狂气,不再放肆。它们抬着青铜巨棺缓缓靠近孙象。
黑云遮蔽天空。
大地上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都在抬头虔诚仰望。有些人默默跪下,祈求着平安。虽然看不穿这浓郁的黑云,但所有人所有妖都知道,天上正在发生着关乎两族未来的谈话。
黑云中,孙象默默观察着青铜巨棺。这口棺材似乎饱经沧桑,铜绿中带着岩石的痕迹。其上蚀刻二鸟朝阳的纹饰,虽然线条简单,却绝非孙象所知的任何术型。
他的目光无法穿透,巨棺中犹如一个黑洞,将一切窥探屏蔽。想来能够统御天下妖族的万妖尊者,当如是耳。
不知不觉中,孙大掌门的态度上有了一丝恭敬。他当先开口,长声笑道:“久仰尊者大名,今日相见,灵墟三生有幸。”
青铜棺沉默着。
孙大掌门等了一会,脸上笑容不变又问道:“不知尊者今日约见灵墟,所为何事?”
青铜棺依旧沉默着。
孙大掌门笑容逐渐消失,心中暗暗戒备。场面话客气话他已经说到,对方没有任何回应,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友好的态度。
场面僵持中,青铜棺发出嘶嘶声响,其上沉重的棺板缓缓移开一条缝。
一只枯瘦的手伸出棺木,手中,捏着一张卡片。
孙大掌门迟疑片刻,万分小心的接过这张卡片。
这是一张居民身份证,证件上的姓名是:
独孤傲天
孙象……
“大爷,真的是我,别打我好么?”
扑街网文写手独孤傲天偷偷从青铜棺中冒出头,孽龙们立刻凑过来,伸出舌头舔他。独孤傲天一边推开一边抱怨:“来福别闹!熊大,你让它们老实一点。”
孙象捏着身份证没有说话。
他足足沉默了十分钟!
而后唰得抽出一把四十米长的大砍刀!
“大侠!”独孤傲天哭着直接给跪了,“我也不想这样的啊!听我解释!”
哭唧哭唧中,独孤傲天向孙大掌门交待事情的原委。
话说上次苍雾山一别,独孤傲天受到孙大掌门的鼓励,回去之后着实努力写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网文。可能他的努力感动上苍,居然逐渐有了几个读者。
这让编辑觉得他还有那么一点价值,便为他提供了一份码字车间的工作。包吃住,只要日更三万字,一个月一千五百块就能到手。
这样优厚的待遇令独孤傲天心动不已,他当天就收拾细软,买了去码字工厂的车票。
只是车行到半路,恰好遇上灵气复苏妖魔降世。大巴在山路上滚下悬崖。全车人都死了,只有独孤傲天勉强爬出来。
他当时也快没气了,但是在幽深的山谷中,却悬着一口青铜巨棺,十八头孽龙静静守护。
一个声音出现在孤独傲天的脑海中,声音告诉独孤傲天,他快死了,除非愿意做一笔交易。
交易的内容令人惊讶,竟是青铜棺的主人想和独孤傲天互换位置。这口青铜棺和十八孽龙皆是天道的预言,必须有人在其中承担万妖尊者的责任。若是独孤傲天不是心甘情愿的答应,没有人可以让那个存在获得自由。
独孤傲天当时根本没有选择,只能答应这笔交易。况且,点化万妖,统御天下妖族的尊者之位,听起来也不错啊。
在那个存在离开之前,青铜棺中的独孤傲天问他:“为什么你不想做这妖族之主?”
那个存在笑笑道:“每次人类注定会赢,这次,我会换个思路。”
十八孽龙青铜棺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法宝,孤独傲天在其中不吃不喝居然没有任何不适,但他也无法离开。
逐渐有很多得到天道启示的妖族聚拢在青铜棺的周围,他们每个都带着伤,凄惨无比。他们在青铜棺前长跪不起嚎啕大哭,祈求尊者指点迷津。
独孤傲天根本不知如何指点妖族,但被逼无奈也不能不开口,于是他把自己写的扑街仙侠小说讲给这些大妖听。
但奇怪的是,那些大妖听了扑街网文之后,竟然个个若有所悟。很多大妖实力突飞猛进,很快成为妖将级别的强者。
尊者的大名于是响彻天下,妖族云集渡厄山尊者座下,组成妖族联军。人类节节败退。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但孙大掌门还是没有放下大刀。
“你休想唬我!”孙大掌门厉声喝道,“听了扑街网文,妖族就能进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独孤傲天抓抓头,坦白道,“大爷你要听听吗,也许你知道里面有什么玄机。”
“停!你别说!我不听!”
孙大掌门吓得大长刀都掉了,他可不想被独孤傲天的忽悠神功给带进去。他瞥了一眼脚下的大地,地面上无数妖族跪在地上遥遥膜拜尊者的青铜棺,领头的正是金刚狐施云,她的态度特别虔诚。
孙大掌门不忍心的闭上眼睛,他忽然觉得妖族好可怜啊……
谜底揭开,孙大掌门索然无味,他以为今日会是一场龙争虎斗,结果全世界都被这个沙雕耍了。但转念一想,事情不对。
“你顶替了万妖尊者的位置,那万妖尊者去了哪里?”
按照独孤傲天的情报,那么万妖尊者必定还藏在暗处。留下这样一个危险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万妖尊者你见过啊,就是夜妖郁垒!”
竟然是郁垒!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万妖尊者并没有离开太远,他反而成为了妖族联军北方军团的主帅。
万妖尊者化身郁垒,率领北方军团围攻滨海。独孤傲天知道滨海的城主是俞笑月,但他根本没法阻止万妖。
“还得谢谢你杀掉了郁垒。”独孤傲天双手合十真心实意的向孙象道谢,“我总觉得那个家伙有天大的阴谋,能除掉他可太好了。”
道谢之后,独孤傲天伸头看看下面膜拜的妖族,感慨道:“和妖族相处长了,我觉得他们还挺可爱。就像这几头孽龙,一开始天天对我吼,现在却亲的不得了。我真不希望万妖尊者那样危险的存在暗中算计妖族,还有人类。”
孙大掌门收起刀。无论过程多么令人无语,但今天的目的,与妖族达成和平协议的目的,看来绝对没有问题了。
念及此,他对独孤傲天道:“你能指点妖族,现在又说出这样的感慨,你就是万妖尊者。
至于郁垒,他已经被我彻底逐出这个世界,无须放在心上。”
“但愿如此。”独孤傲天答道。
两人相视一笑。
可正在此时,千里之外一道不世剑气冲天而起,排山倒海的剑芒将半个地球染成青色,大地轰鸣,龙蛇起陆!
孙象看着滨海的方向惊骇欲绝!
那是太清真剑最终式……天法道!
笑月……
~~~~
一个小时之前,滨海城头。
俞笑月手扶墙头一身戎装,远远望着亳州的方向。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孙象和万妖尊者正在谈判。她很忌惮妖尊的实力,但她更对孙象有信心。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孙象大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想到孙象,俞笑月就会嘴角微微上扬。这家伙回来之后,肯定会大声抱怨一路好辛苦,然后故意指挥她做这又做那,用各种方法捉弄自己。虽然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小小的过分,但好希望孙象快点回来啊。
她看向滨海前方的平原,此时已不见一年前的萧瑟,通向城门的道路上拥挤了十几辆大车的商队。和平已近在咫尺,乱世很快就会成为过去。
“姐姐,你又在当望夫石啊。”
小菲从身后溜出来,递给俞笑月一杯半温的奶茶。俞笑月不客气的吸溜一会,答道:“我没有在等那个死没良心的,我是在想今后的生活。”
“和平之后,我会卸了城主的工作,把所有的责任统统丢掉。”
“姐姐这是想……”相菲迟疑片刻,“你是想备孕吗?我听许炜玥说备孕期确实不能太劳累。”
俞笑月脸一黑:“别瞎说,我还不想要孩子。
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我以前的梦想就是仗剑天涯云游世界。可惜灵气复苏之后,我一直被绑在这座城市中,无法离开半步。有时候听你们说远方的见闻,我会很羡慕。”
“幸好,这样的日子快到头了。”
“是呀……”
两人一齐看向城下,那一支庞大的商队已经鱼贯入城,路上行人为之一空,但道路尽头隐隐又有身影向这里走来。
“我一直会羡慕姐姐。”相菲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把脑袋靠在俞笑月的肩头,“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追求,你和孙象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而我没有这些,这大概就是正妻和小妾的区别吧!”
相菲自己吐槽自己,俞笑月被她逗乐了。
“哪有说自己是小妾的,孙象明明更喜欢你吧!”
“那可不一定。”相菲信誓旦旦道,“如果我死了,孙象可能会伤心几十年,然后再找一个。但如果姐姐死了,他都不一定能活到几十年呢。”
“死丫头。”俞笑月笑嘻嘻的捏住相菲的嘴,“别说不吉利的话。”
相菲顺势嘟起嘴:“来,亲一个~”
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插进来。
“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俞笑月抽剑蓦然回首,说话的正是刚刚从远处缓缓走来的身影。
此时路上已经空无一人,来者放下兜帽,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竟是新世会会长卢龙。
俞笑月惊疑不定的看着淡淡微笑的卢龙,不知他为何单枪匹马的出现在这里。
“卢龙,你来这里找死?!”
一边怒骂,俞笑月一边偷偷在背后向小菲打手势。这个卑鄙的家伙不知会玩什么花招,总之让城防军先做好戒备。
小菲和笑月朝夕相处,早已有无言的默契。她悄悄离开。不一会儿,几百高阶修行者和近千城防军涌上城头。接着,城墙上的灵气扩散炮调转方向,目标直指城下笑而不语的卢龙。
直到这个时候,俞笑月才真正放心下来。此次孙象远征,抽调了滨海城中大部分的力量。但也不是说滨海毫无防备。
现在人员武器已经就位,晾卢龙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就算他在看不见的远处埋伏了一支大军,俞笑月依靠手头上的力量也足够支撑许久。
再说,谁强谁弱还不一定呢。
卢龙看到四门灵气扩散炮对准自己,炮口亮起充能的灵光,不禁开怀大笑。
“俞笑月。”他笑道,“咱们俩差点结婚,就算分手了,现在也没必要这么绝情吧。”
“你可闭嘴吧卑鄙小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到这一出俞笑月就一阵后怕。要是当初嫁给卢龙然后没几天孙象回来了,她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卢龙,你是不是看到滨海远征军节节胜利,知道下一个目标就是你,所以现在跑过来和谈?”俞笑月面露嘲讽,
“告诉你,我可以答应你不取你的性命。但是新世会总部的武装必须解除,你的那些左右护法六大金刚什么的必须接受犯罪调查。完事之后,天涯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卢龙听了忍不住笑出声。
“不必调查了。”他说,“我已经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我以为他们至少能起到点作用。”卢龙无语的两手一摊,“结果一群人被一个周青雪摆弄,浪费我好几年的时间。”
卢龙以散步般的语气描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新世会总部近万高阶修行者,全部被杀?滨海的修行者们根本不信,但俞笑月脸色阴晴不定,她根本不认为卢龙在发疯。
“开炮!”
俞笑月骤然下令。
早已蓄势待发的四门灵气扩散炮激发耀眼的光束,这样强大的灵力攻击,哪怕行山这样等级的妖将也会被一炮打成半死。四炮齐射,天下再难有人抵挡。
但假如不是人呢?
卢龙张开嘴,他的嘴忽然扩大到一座风车的大小。四道强悍的灵力炮击被他一口吞下,如同击中黑洞。
“不错的甜点。”他舔舔嘴唇,“还有吗?”
俞笑月根本没有和他废话,她厉声喝道:“所有人退后!”
接着重楼剑竖起,化为巨大的剑碑。俞笑月闭目悬浮于剑中,玄奥的符文以她为中心扩散开,整个滨海城被云雾笼罩。
周天承云守!
俞笑月直接祭出最强的防御手段。不是她过分小心,而是刚刚卢龙一口吞掉灵气扩散炮击太过惊世骇俗。俞笑月非常清楚,即使孙象也做不到这一点。
眼前之人,根本不是卢龙。或者说,卢龙根本就不是世人认为的正常存在。
孙象!孙象!
维持剑阵的俞笑月,心中急切呼唤。
城下卢龙的心情却非常好,他背着双手慢慢走过来,空气自行在他的脚下形成台阶,他走到和俞笑月平齐的位置,赞叹道:
“周天承云守,非常不错。俞笑月,这世人中,我只看中你一人,你的天赋,即使我也会觉得嫉妒。”
“不过。”他伸出一根手指,“你的修为还太低。”
只是一根手指,曾拦住一只妖族大军四位妖将狂轰滥炸整整十个小时的周天承云守,天守宗的最强防御剑阵,
瞬间破碎!
重楼剑寸断化为粉末,俞笑月遭受极度重击。她仰天吐出一口鲜血,滚在地上。她的双手剧烈颤抖,惊恐的盯着卢龙,她连爬起来都做不到。
“姐姐!姐姐!”
相菲扑上来护住俞笑月,大哭。
“抱歉,不知道你弱成这样,下手有点重。”卢龙呵呵一笑。
“你…是谁?”
“我,我不是新世会会长卢龙吗?”
卢龙笑着笑着,身上忽然蔓延出无数扭曲带着倒刺的漆黑触手,将围上来的修行者们统统搅碎。
“我好像还是北方军团统帅夜妖郁垒。”
修行者的血肉没有落地,而是在空中汇聚扭曲,如同心脏一样跳动。片刻肉团炸开,从中诞生一座巨大的青铜棺木。卢龙舒舒服服的坐进棺木中。
“我还是妖族共主万妖尊者。”
“你到底是谁!”俞笑月的心沉入谷底。
卢龙打了个响指,触手和棺木统统消失不见。
“在下棺臣。”他落地优雅欠身,“很久以前,人类称我为——
洪荒第七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