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739章 我韓遂雄威依舊(求月票)熱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听到马超的问题,关平瞥了一眼厅内的众人,直言道:
“自古以来叛乱者不严惩,就会给人一种我就算叛乱也没什么坏处的感觉,将军觉得呢?”
“他们自然是活不了。”
马超点点头,若是没有关平的提前判断,那死的就是他自己的家眷了。
胜者拥有一切,死的人就要死全家,这点马超自是深知凉州这块地界的规矩。
男的砍了,女的为奴为妾。
“那赏赐呢?”
“这就需要将军自己做出决断。”
马超对于关平的话感到十分满意,赏罚还要假手他人,那就算打下冀城,冀城也不属于自己了。
关平并没有准备掺和一脚,把矮案上写好的竹简递给马超道:
“有关惩罚,我倒是有些建议,不足为外人道。”
王灵却是明白,梁宽杨阜等人家族的财富,关平与马超是要分一杯羹。
“德华,把监牢里的男子,奴仆除外,全都拉出去砍了示众。”
马超接过竹简,随口吩咐了一句。
这些叛乱者注定是活不了的,本想杀了凉州刺史示众的,可现在马超发现凉州刺史韦康,可真是个好人。
“喏。”马岱领命之后便直接出去了。
论杀人,他们西凉兵还真没怕过。
凉州刺史韦康跪坐在一旁瑟瑟发抖,叛乱之事,他完全是不知道。
那些人甚至都没有找他商议一二。
韦康瞥了一眼厅外竹筐里的人头,暗自庆幸,也幸亏叛乱的时候,这些人未曾想着自己。
王灵倒是没帮忙求情,他只是看着妹夫,生怕他一个善心,就要求情。
要知道,梁宽等人昨晚可没打算让自家活着。
明知道妹夫的两个儿子死于上次叛乱,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幼子可以传承香火。
现在他们子嗣要完,王灵一点兔死狐悲的心思都没得。
他只是没想到马超连问都不问,就如此信任关平,全都给杀了。
万一关平他也在暗中惦记凉州之地呢!
王灵发现关平的手很干净,在冀城杀人的时候,皆是对方犯错,并且把主谋推到马超的头上。
似这种谋算,关平果然是对凉州有兴趣的,这就说明刘备对凉州同样有兴趣!
就在韦康心下惊诧马超全杀的手段的时候,厅内的众人全都被马超所劝退。
马超徐徐展开竹简,认真看着,开头便是问马超想要占据一时还是要以此为基地反攻关中。
若是占据一时,那便直接把反叛家族的土地和财富收归己有,马家一跃便成为冀城最为富裕的家族。
若是想要长久,便把几个家族所占据的土地分给百姓,还有重新登记在册的百姓,以此来收获民心。
后面附上了给农民分配土地的详细策略。
马超看完之后若有所思,真没想到关平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只是这种手段,当真能让冀城其余豪强不心惊?
“关贤弟,你怎么想的?”马超收起竹简,小心翼翼的卷了起来。
“自然是帮助将军在冀城站稳脚跟。”
马超叹了口气道:“此举非但不能让我在冀城站稳脚跟,恐怕还得让其余豪强提防着我。”
“风险和收获都是共存的,将军方才的命令一下,那正是威望上升最高之时,抓住时机,自会俘获人心。”
“此举太过冒险。”
马超直接就拒绝了关平的建议,杀了一批豪强已经达到目的,没必要还要赶尽杀绝。
否则还怎么治理冀城以及陇右的郡县,会引起大规模恐慌。
他们这些人还不如羌人更加容易控制呢。
关平倒是没想到,马超竟然有些畏手畏脚了!
多好的机会,还能再次收获一大波逃户,帮助他们上户口,用来供养军队。
反正土地也就在那里放着,总之凉州目前就是人多肉少。
可要是发动百姓开荒,没有几年的时间,那收获能有多少!
“如今凉州最富饶的地方在金城郡,掌握在韩遂的手中,在远一点便是河首平汉王宋建,
我们顶在抗曹的第一线,将军再不快速聚集起冀城的民心,日后怕是不好过。”
马超虽然不相信这些人,但心中依旧是坚定的认为,他们全都是自己人。
见马超不应答,关平也不在强行劝说,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如今的马超还没有走投无路,笑道:
“既然已经解决了内忧,那我等就该商议如何击退来袭的曹军!”
马超点头,起身往地图一侧走去,他出城之后,四处撒开的探子,得到回报的消息,也有不少。
尹奉等人被押着跪在地上,他抬头望着不远处的竹筐,梁宽定下关门打狗的计策,自己等人才是狗?
我心不甘呐!
咔嚓一下,人头落地,紧接着第二批叛乱者被押上来。
~~
夏侯渊派遣张郃出陈仓赶往冀城,打着从这里出兵的旗号,其实已经领兵走萧关,进入陇右。
萧关的作用主要是防范关中西北方向的游牧民族。
以前是匈奴,但是在大汉朝的打击下,匈奴支离破碎,如今取代匈奴位置的是鲜卑。
他们已经占据了各处肥美的草原,对大汉朝目前,还是心怀畏惧,可也有不长眼的想要搞事情。
夏侯渊从萧关出来,也是汇合了安定郡杨秋的人马,带着他一同去追杀马超。
以免杨秋再次反叛,让己方陷于不利当中。
夏侯渊想要用张郃吸引马超的视线,引诱马超出城与张郃对战。
他再从北南下,袭击冀城,配合冀城内应,端了马超的老巢,定要叫马超他首尾不相顾!
雍州刺史张既也同样在军中,他勒住缰绳,开口道:
“秒才,韩遂老贼已经占据显亲,借此来抵抗杨秋,你自是领兵前去打他,我来押运粮草跟进。”
夏侯渊手执长刀,同样勒住缰绳,刚刚得到回报,韩遂进入显亲。
马超也同样从冀城出兵,赶往上邽县忙着与张郃对峙。
确实是拿下冀城的好机会!
马超也只是把韩遂摆在冀城的侧翼,来防范杨秋,根本就没有算到自己会兵出萧关。
而韩遂老贼,也更加想不到,如果大兵天降,必然会让他战心皆无。
还有这些羌人,在夏侯渊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强大的战力。
这一战他可是要擒获马超与关平那小子的。
免得刘备的势力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蹦乱跳的!
夏侯渊凌厉的双眉微微一抖,这才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领骑兵五千,先行赶往显亲,德容你领军护粮在后。”
“兵贵神速,理应速行!”张既也没有矫情,快速平叛才是重点。
梁兴等人还在蓝田县等地作乱,当地官吏正在组织兵力与其对峙。
再加上丞相准备要南征江东,要筹集四十万大军的粮草,绝不能让丞相因为关中的事情而分心。
这可是丞相能够顺利称公的重要一役,必定要血洗赤壁之辱!
夏侯渊当即传令,命五千骑兵舍弃辎重,随他突袭显亲县,击溃韩遂。
徐晃、费曜等将,随夏侯渊一同出发。
身处显亲县的韩遂驻军,此时一点消息都没有。
韩遂觉得自己光是往这一站,安定郡的杨秋绝不敢来。
他手下的心腹成公英则是有些担忧的道:
“主公,马超虽得冀城,可时日尚短,未曾有过威望,很可能冀城不保。”
韩遂扶着凭几,随口道:“马儿胸怀天下,可是为人却是狠辣,自负。
没有他爹在一旁管着,他想要成气候,还需历练数年呢。”
成公英暗暗叹气,都什么时候了,一旦冀城失守,曹军长驱直入,掉头北上,那己方迟早被围在显亲。
凭借手中这些溃败的人马,再加上这些羌人氐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曹军的对手。
“主公,那我们便应该提醒一声。”
“马儿能听得进去劝,算我输。”韩遂满不在意的摆摆手,自从入住显亲县。
这些羌人氐人对他的尊崇越发之重,让韩遂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凉州说句话,便能让他们抖三抖的青葱岁月。
当真是心中舒爽,甚至他开始回味,昨夜侍奉的氐人女子,心中都觉得她润了许多。
别看自己在渭水之战败了,可是在凉州,论威望,马超他还比不上自己!
而且在陇右,韩遂依旧占据着最富饶的一块土地,更是他的资本所在。
“父亲,那我们更应该为我们自己着想。”阎行当即站起身来道:
“孩儿愿带领一些人马,回到金城郡,稍加防范,以免被曹军偷袭。”
成公英瞥了阎行一眼,心下觉得不该让他回到老巢,遂又以目示意自家主公。
韩遂虽然老了,但毕竟以前是个人精,开口道:
“吾儿所言在理,但金城郡固若金汤,吾儿还是暂领西平郡,也好与河首平汉王宋建联合。”
宋建是韩遂的小弟,即使他在枹罕称王之后,但依旧对韩遂恭恭敬敬。
他的领地就在韩遂所占据的更南方,与西平郡相勾连。
優秀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39章 我韓遂雄威依舊(求月票)相伴
西平郡更是挨着天水郡,足以监视曹军的情况,提前做好准备。
阎行虽然没有得到回金城郡的允诺,但是只要能够脱离韩遂,伺机而动,那便对自己也是极其有利的。
故而他毫不拖沓,直接躬身抱拳道:“孩儿谨遵父令!”
韩遂满意的点点头,望着阎行远去,大感欣慰,看看自己落败之后。
阎行不仅没有翻脸,反倒处处为他这个岳父着想。
“我婿当真是知晓为我分忧了。”韩遂摸着胡须满意的笑了笑。
唯一的心腹成公英见阎行不见了,这才开口道:
“主公,阎行乃是大将,理应在主公面前效命,万一有敌将叫阵,也可斩将立威!”
成公英的核心意思,就是要牢牢拴住阎行,绝不能放他远离,否则谁知道他心中是作何想的。
当初主动把自己的父母送往邺城,那就已经为自己的将来铺路了。
如今这般顺应主公的意思,肯定是为了获取信任,以待时机,发动背刺。
韩遂靠着凭几笑道:“我岂会不知你意,无妨,宋建在其后方,我量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成公英对此只能不在言语了,阎行他又没有干出叛乱之事,而且天天上演父慈子孝的戏码。
他也不好劝主公要小心提防这个女婿,万一被阎行反将一军,也不是不可能。
谁让人家俩现在是父慈子孝正浓的时候呢。
“主公,若是马超落败,我等的处境也绝不会太妙!”
韩遂却是笑道:“我一直在等着马超落败,届时他只能投靠我!”
成公英眨了眨眼睛,原来主公打的是这个主意,一直不向马超伸出援助之手,目的是想要收服他。
“当初他联合凉州各个首领反曹的时候,说要认我为义父。
可是在战事上,马儿却对我颇有微词,一点当儿子的觉悟都没有,哪有像阎行这般懂事!”
成公英想要说些什么,可又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单纯的来看,他觉得阎行还不如马超呢!
至少马超是铁了心的想要反叛曹操,不会在自家背后捅一刀。
但是阎行这个有二心的人,可就不知道会选择什么时候动手了。
成公英当真不好挑拨他们这父子情。
“主公,把马超收归己用,怕是不大可能。”成公英斟酌的说道:
“他已经从张鲁和刘备那里求得援军。”
“那又如何?”韩遂一下子就坐起来,盯着老部下道:
“你的意思是说马超万一被曹军击溃,他宁愿去投靠张鲁和刘备,也不愿意来投靠我这个义父?”
成公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认真的点点头,渭水一战,自家主公的表现已经让马超失望。
马超又是一个有大抱负的人,投靠张鲁必定是想要找机会拿下汉中。
若是投靠刘备,那则是想要依靠刘备的力量,反攻关中。
韩遂听到这个回答,倒是哈哈一笑,从容的站起身来道: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韩遂已经七十多岁了,成了老不死的!
“可是我雄威依旧,凉州的羌人氐人,对我的命令,莫敢不从。
我就是自己站在这里,杨秋他根本就不敢踏足显亲!”
就在此时,从门外蹬蹬跑进来一名士卒,高声道:
“主公,杨秋的骑兵已经逼近显亲,如今与杨王交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