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母老虎》-第223章 顏值牛B相伴

我的母老虎
小說推薦我的母老虎我的母老虎
在她眼里,姐姐已经说了不愿去,正好她也不怎么想去,那就快早点离开。
待在这里,面对这位大老虎,她总感觉特别的压抑,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让她本能的,就想快点离开这里。
所以不知怎么的,就开口了。
妙命儿心中轻叹,她也想回家,可是从此以后她们姐妹,就没有家了。
想着,柔美恬静的精致美丽脸上,闪过一抹失落和更加浓郁的失望。
也不想多什么,微微低着头、等候虎王发落。
至于说什么我也救了你一命,能不能放过我们一次的话,她心中自是有数,万万不能说的。
她的本命神通有多诱惑,她一清二楚。
本就不能对外多说一句,更何况是这位已经让她失望的虎王。
而此时,王虎则是心中猛的一突,有种难言的滋味。
回家、还有面前那闪过的失落、失望。
陡然间,让他升起了另一个念头。
一个让他有些迟疑的念头。
带她们回虎王洞,真的就好吗?
短短两秒,心中一定。
淡声道:“罢了,既然你不愿,本王也不勉强你们。”
响起的声音,像是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妙命儿猛的一愣,抬头望去。
依旧是极具压迫力的伟岸身躯,和金光覆面。
妙命儿有些难以置信,她刚才没有听错?
虎王、虎王陛下说不强迫我们!
难道都是我想错了,我冤枉虎王陛下了!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让妙命儿一时有些不敢相信。
一双温柔清澈、恬静优雅的明眸中,好像会说话一样看着王虎。
透着一种期待和惊喜。
王虎心中也有了些笑意,自然道:“我虎王洞从不会勉强谁加入,不过那么担心。
不过你若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来我虎王洞。”
妙命儿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灿烂明媚。
看着面前身影的双眼中,好像有着不一样的光彩浮现。
王虎目光中也闪过一丝异色,不自然的避了下。
那个笑、很美。
“多谢虎王陛下。”妙命儿带着笑容道,那种无形的亲近一下子回来了,而且更加重了许多。
王虎语气不变,依旧的清冷、强势:“你已达第二境巅峰之境,你与本王也算是有缘,本王就再助你一臂之力。
日后若有危险,可以报本王的名号。”
说着,手一伸,五十斤左右的灵石出现,送到妙命儿身前。
在她要开口拒绝时,王虎直接不容置疑的塞到她手上,一副你不能拒绝的姿态。
做完这些,身体一转,仿佛移形换影一般,向远方而去,只留下了一道声音。
“希望你不要让本王失望。”
声音尚未落下,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只留下妙命儿和青青愣愣的看着。
妙命儿看了数秒,方才收回眼神,看向了手中的那些灵石,双眸中、似惊又喜,还有些茫然。
太快了,惊喜来得太快,让她的性子都还没能反应过来。
“姐姐,那个虎王好像也不是那么坏嘛,送你东西、还让咱们可以报他的名号。”
这时,见大老虎走了,那股压迫气势也消失了,狠狠松了口气的青青,同样忍不住颇为惊喜道。
送东西暂且不说,能报虎王名号,这其中的好处就算是她,也是很清楚其中分量的。
这表明她们的安全性、大大增加。
虎王的名号,在这世界上、第一好用。
妙命儿被惊醒,立马点着芷首,脸上露出更浓郁的笑容。
心中说不出的开心,他果然是不一样的。
是我冤枉了他,他没有仗势欺负我们。
而且还又帮助了我。
声音带着雀跃道:“他本就不坏,青青、不能再诽谤虎王陛下了。”
口中说着,心中越发的雀跃,忽然,意识到了一点,秀眉轻颦。
虎王陛下好像还不知道我叫什么。
是根本不屑于问吗?
也是,他何等存在?虽然对我、似乎有了些许看重,但想来让他主动问名字,应该还不够资格。
第三境吗?
目光又看向了手中的灵石。
一抹坚定之意在那无暇的绝美脸上闪过。
另一边飞回虎王洞的空中,王虎则是在想着刚刚的操作。
短短时间,就改变了主意,不将那小猫带回虎王洞。
让他改变主意的原因不少。
有一时手贱,有对方不愿,也有强扭的瓜不甜等等原因。
而刚才的操作,只要对方是懂得知恩的,不出意外、肯定对他好感大增。
也算是他虎王洞编外人员了,有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在,以后没事、还有理由可以去看看,时间长了,双方的关系自然会越来越好。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主动加入虎王洞。
拥有那般天赋的存在,心甘情愿加入虎王洞,才是最好的结果。
心中盘算着这些,不一会,坦然的轻叹一声,他居然还会心软!
没错,他承认了,下这样的决定,有以上说的种种原因,但最后、促成这个决定彻底形成的,还是他心软了。
心软于对那只小猫咪的喜爱。
果然,美丽的东西、总是那么充满诱惑。
颜值,真的可以影响很多。
王虎在自己内心中,坦然承认这点。
一切始于颜值,忠于过程,再终于颜值。
那只小猫咪真的非常可爱。
这不说是他做那个决定最大的原因,但绝对是最基础的原因。
一想到那只小猫咪,他就有种要撸一撸的冲动。
手痒。
手不自然地捏了捏,陡然、又想到了那美丽的身影,顿时一个激灵。
立马开始驱除这种心思。
她是可以化作道体的,不能再有这种心思了。
否则像什么话?
即使憨憨不知道,也不能对不起她不是,咱是顾家的好虎。
不能再有那样的心思了。
不能再有。
王虎在心中暗自坚定的说道。
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去做的。
就比如那小猫咪,她可以化作道体,再去撸她,就非常不合适。
王虎心中还是有数的。
不过,好像忘记问那小猫咪叫什么了,不会还没有名字吧?
如果没有,他倒是可以起一个,正好加深双方的关系。
可以先想想,等下次见面了,再问一下。
一边暗自盘算着,一边飞行。
没有多久,就回到了虎王洞。
没有惊动那些属下,直接进入了虎王洞大厅,然后走向房中。
“白君、我回来了。”
走进房里,就看到憨憨正修炼着,见到他回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王虎毫不在意,脸上的笑容比以往更加浓郁了些许,几步上前、来到了床上。
做到憨憨身后,双手伸出,放到了她的柔肩上,以并不专业的手法轻轻揉了起来。
透着一种淡淡的、殷勤。
帝白君都被弄得微微有点不习惯,这坏家伙、好像这次回来更加腻歪了。
对,就是腻歪。
早就没有全力修炼的帝白君心里嘀咕了声,顺势停下修炼,扭头看了眼王虎,略带嫌弃道:“你做什么?”
王虎眨了下眼,理所当然的笑道:“给我家善良美丽又温柔贤惠的媳妇揉揉肩膀啊。”
帝白君眼角一跳,有笑意想蹦出,又被有些不好意思的被她压住,扭头、抬了下精致的小下巴,傲气道:“德行,我才不需要。”
王虎心中呵呵一声,不需要你身体用实际行动拒绝啊,光靠嘴说什么。
而且你个憨憨,你压制着的笑容、以为能瞒得过我?
表面上的笑容更加宠溺了,双手卖力的捏着,嘴上一本正经道:“这些天我出门办事,好媳妇在家打理家务、还要看着孩子,真是辛苦了,我一定要捏捏的。”
帝白君扭过去的清冷面容上,隐隐的笑容已经快压制不住,明亮的大眼睛更是已经弯成了月牙。
继续骄傲的抬着小下巴,不说话。
王虎知道憨憨正很享用,当然不介意多说几句。
“白君,你说王虎怎么就这么好运呢?有了那么好的一个好媳妇。
举世无双、风华绝代、冰雪聪明、蕙质兰心、倾国倾城······”
一连听了十几个成语,帝白君有点承受不住了,这坏家伙虽然说的都是实话,但也不能这么直接说一大堆啊。
肩膀象征意义的挣扎一下,嘴上装作清冷的样子:“好了,还用你说?”
王虎嘿嘿一笑,将憨憨搂入自己怀里,认真道:“白君,有你真好。”
帝白君没有反抗,丢了个嫌弃的白眼。
这时,王虎心中才莫名的松了口气,那一丝淡淡的心虚,散去了。
内心彻底坚定起来。
对,我就不应该心虚。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我只是无心之失。
谁让那小猫咪这么可爱,我事先也不知道她能化作道体。
不能怪我。
而且憨憨也不知道,那小猫咪更是没来,我心虚什么?
有什么好心虚的?
我坦坦荡荡,问心无愧,忠贞不二。
完全不需要心虚。
坚定了内心,搂着憨憨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
随后便开始说起这次的收获。
没有保留,将从李到那里获得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
“唐帝国!”帝白君双眼中微微认真了些许,像是想起了什么。
略一犹豫,颇为郑重道:“听闻很久很久以前,的确有一个大唐帝国,异常强横。
但是李世民我倒是不清楚,不过肯定并不简单。”
王虎脸色赞同地点下头,认真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先得到这种相似传承的,应该不止李到和李世民。
那朱洪明和刘继秀,也是其中两个,只是他们得到的过程比较隐秘,不像这次动静大。”
“朱洪明、刘继秀!”帝白君也想到了那两个人,思绪思索起来。
“对,就是他们两个。”王虎带着几分笃定道。
顿了下,声音多了几分凝重继续道:“他们获得的传承显然非常不凡,乾国的实力恐怕到现在,才开始正式步入变强的快车道。
从现在起,我们要对他们保持更大的警惕了。”
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
反过来说也可以,牵连到利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是这么现实。
帝白君沉吟着点下头,没有大意。
“虎王洞这几天有什么事没?”王虎话题一转,说起了日常。
·····
就在王虎夫妻说房中话时,乾国京都之中。
内阁会议也在正式召开着。
李到加入了这场会议,说起整个过程。
众位老人默默听完,又态度很好的问了几个问题、勉励了几句,就让他下去了。
“事实证明,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这座李世民先辈的墓穴,就是在寻找传人。
跟小朱说的情况一样,跟小刘的情况也应该差不多。
只是两者隐秘的就进行了,李先辈的这个动静很大。
还有,这三座墓穴跟王明阳、张居正那三座墓穴又不同。
这其中有太多的秘密、需要我们去探索了。”张建业看了眼董平涛,率先开口说道。
“这些秘密事关重大,但目前来看,我们掌握的线索太少,恐怕难以探索,我倒是更在乎这些传承还有没有?
如果有,什么时候会出现?有多少?”陈建国语含郑重以及期待道。
众位老人中,有几位点头、表示赞同。
这一点的确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真正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那些传承,就代表着乾国将拥有更强大的传承。
“还有一点,到了这一步,我们是不是要透露更多的东西出去?
这一次,虎王都忍不住出面了。
其它联盟国更是不用说,他们没有在明面上插手,只是实力不足而已。
长期这样下去,恐怕会不利于大局。
不管如何,短时间内,我们还是需要联盟国存在的。
虎王更是不用说,我们需要这么一位盟友。”李爱民郑重道。
“赞同,我也觉得我们是时候透露出一些东西了,归一计划到了最后,还是需要尽可能消除一些怨气的。”一位老人点头附和道。
“赞同,我也认为是时候了,再拖下去,不利于大局,更不利用最后的归一计划。
如今,我们也可以考虑归一计划最后阶段了。”
(羞愧,羞愧难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