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起點-第336章 這僅僅是對你來說相伴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知道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妈妈都直接气晕过去。
那对母子,极其嚣张,竟要他爸爸离婚,还要将他赶出家门。
叫嚣着若是不如了她的意,他们便闹到老爷子那里去,看看老爷子能不能做到不认他亲孙子。
这个节骨眼上,谁敢让身体不好的爷爷知道?
大家都忙着表孝心,想要知道爷爷立的遗嘱是怎么分配家产的,谁敢冒险让爷爷被生生气死,或是冒出个亲孙子来分家产?
以前总觉得顾谨遇是最大的危机,现在才发现,顾谨遇离开顾家那一刻,就足以表露他和顾家断绝一切的决心。
那些不知道在哪里的野种,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现在冒出来个二十岁的私生子,哪天会不会再冒出个十八岁的私生女?!
苏慕许被这事给惊得神色大变,同情的看向顾谨遇。
乔珺雅没能生下顾满的孩子喊他叔叔恶心他,他大伯却整出个私生子喊他堂哥恶心他。
顾谨遇反应淡淡,这事他早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满反应这么激烈,无非是担心他妈妈正室的位置,以及顾家的财产多了一个人来分。
要是让他知道他叔叔也有私生女,不知道他嗓子会不会直接喊到炸裂,直接失声。
“苏大千金,求求你帮我联系一下谨遇,就说我有事求他!”顾满急的央求,态度极其卑微。
苏慕许不说话了,只看着顾谨遇。
看着他风轻云淡毫不在乎的笑,她的心抽抽的疼。
得有多失望多心寒,才会对顾家的一切都这般淡漠。
顾谨遇直接躺好,将胳膊放平,等着苏慕许来枕。
苏慕许见状,对顾满说道:“你先冷静冷静吧,我跟他说一下试试。”
顾满:“拜托你了!以前是我混账,有对不住的地方,任打任罚!这次,真的是拜托了!”
苏慕许轻飘飘的嗯了一声,想起不久前自己想要利用顾满,试探着问了一句:“对了,你知道乔珺雅和安诺最近有没有联系吗?”
“有!”顾满十分激动,嗓音更是凄厉嘶哑,“乔珺雅那个贱货,做了我的女人,还口口声声说爱安诺,早跑去找安诺了!安诺不理她,她就住在他邻居家,跟个狗皮膏药似的,以他女朋友自居!”
苏慕许哦了一声,十分淡然的说道:“我就随口一问,你忙吧,我先给谨遇哥哥打个电话。”
顾满:“好好,你打吧,我的事就拜托你了,一定要让他联系我啊,我等着!”
苏慕许:“知道了。”
挂了电话,苏慕许盘腿坐着,没那躺着睡觉的心情。
“你管吗?”她问。
顾谨遇慢慢起身,靠在床头,笑道:“你觉得我能管吗?管的了吗?”
苏慕许:“你不管的话,他会缠着你不放吧?估计又会找你妈妈。”
顾谨遇失笑,挺纳闷的,“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他对我有那么大的误解,认为我会帮他。”
苏慕许讪笑,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也许因为我那么坏,你却那么爱,让他误以为你的胸怀很宽广,能够包容他过去犯下的错?”
顾谨遇冷笑一声,不想再提起顾满这个人。
招招手,他示意苏慕许到他的怀里来,然后紧紧的拥住她,沉声问:“我的胸怀宽广吗?”
苏慕许抱的紧紧的,很骄傲很享受的说:“嗯!宽广~”
顾谨遇满意的笑,再问:“温暖吗?”
苏慕许再往他怀中蹭了蹭,娇滴滴的说:“温暖极了呢~”
顾谨遇嗯了一声,用力的亲苏慕许的额角,一字一字不疾不徐掷地有声的对她说:“那你记住,这仅仅是对你来说。换个人,呵,呵,我小肚鸡肠!瑕疵必报!”
苏慕许毫不怀疑他这番话,连连点头:“嗯嗯,我记住了,你对我是独宠,是偏爱。”
顾谨遇秒变温柔深情:“你知道就好。那么,小可爱,现在能睡着吗?”
苏慕许眨眼眨眼再眨眼,根本说不出睡不着的话。
不舍得他一直陪着啊!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txt-第336章 這僅僅是對你來說熱推
再往他怀里挤了挤,她说:“你给我唱歌的话,我应该能睡着?”
他静默几秒,好声好气的商量道:“我唱一遍,录下来,循环播放行不行?我也困了,想睡觉。”
“当然~”她答的干脆,心疼极了,要不是害怕自己睡不着,真不舍得他再唱歌给她听。
“唱什么呢?”他轻声问。
“我就是你最想要的丫头。”
“巧了,我正想唱这首歌。那么,请你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听,什么也不要想。等我唱一遍录下来,我们就一起睡。”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txt-第336章 這僅僅是對你來說分享
“好的~”
半个小时后,苏慕许在顾谨遇的歌声中进入了梦乡,嘴角微弯,比之前看起来睡的要安稳香沉许多。
顾谨遇睁开了眼睛,捂着手机屏幕,小心的将屏幕调到最暗。
他给顾满发了条消息:“再打扰苏慕许一次,我让你损失一千万!”
顾满:“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顾谨遇:“事情我知道了,明天再说。”
顾满:“明……明……明天什么时候?”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336章 這僅僅是對你來說分享
顾谨遇:“等我电话。”
顾满还要说什么,顾谨遇挂了电话。
对有些人,不需要礼貌!
因为他只会把你的礼貌当做好欺负!
你对他越友好和善,他越不知天高地厚!
你对他态度越差,他越忌惮!
顾满望着手机,心里发抖,但是不管怎样,他答应明天联系他,就还有希望。
这个节骨眼上,他除了找顾谨遇帮忙,已经无人可以求助了。
怪只怪这些年来他独树一帜,最得爷爷器重,未曾把其他堂弟堂妹放在眼里。
就连他亲妹妹,他也没当一回事,还想着给他介绍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联姻,助他一臂之力。
可惜那亲妹妹也没把他当一回事,跑到国外读书,除了找爸妈要钱,平时都不带跟家人联系的,可以称得上是第二个顾谨遇。
想起妹妹,顾满赶紧打电话过去,特意温柔一些跟妹妹说话:“顾瑶,你请假回来一趟吧,家里出事了。”
顾瑶很冷淡的回道:“妈妈已经告诉我了,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回去。”
顾满气得肺疼,恼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家里都进贼了,你坐视不管?你连妈妈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