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與死之距展示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祭台下的柳梦离看的心惊肉跳,恼怒之下,手中四棱暗器已然脱手而出,夹杂着破空之声刺向欧阳兮。
戛然而止的哨声却依旧在千山暮耳中回荡,她跌在地上,仿佛被无形的桎梏紧紧束缚,意识近乎被吞噬殆尽,频临崩溃的边缘。
“暮儿…”林云墨焦灼的喊道,长剑急挥而出,扫向在一旁狂笑的姜琰珺。
姜琰珺身形倏的一动,轻松的躲开了林云墨极速的一招,他讥讽的看向千山暮:“既然你这么急着当傀儡,本君只好成全你!”
“哈,哈哈…哈”他猖狂的大笑,笑声尖厉刺耳“乖女儿,锁心哨的滋味如何啊?”
东方韵闻言大惊失色,关于锁心哨,师傅留下的册子中只有零星描述,会周而复始盘亘在傀儡心头,先是身不由己意识涣散,而后脑中不断衍生出最为惧怕的幻象被无限放大,直至最后被梦魇吞噬掉。
姜琰珺实在太阴毒,摆明了是想让千山暮与林云墨两人自相残杀,其结局无论如何,他都可以坐收渔利。
“拿命来!”林云墨爆喝一声,闪身到姜琰珺近前,寒光闪烁,招招凌厉狠辣。
柳梦离与欧阳兮已缠斗到了一起,欧阳兮的功夫显然差了些,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姜琰珺又一次闪身避开之后,眼底爆射出阴鸷冷血的凶光,手中徒然多了条神鞭,鞭身为方形,前细后粗,共有十三节,唯一不同的是,鞭稍处布满了利尖,锋利的尖锐在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光芒。
“本君就陪你过两招!”他冷冽的笑着,长鞭骤然甩开,霍霍生风,威不可挡。
林云墨眯了眯眼睛,看准时机,一跃而起,长剑犹如一道凌厉的电闪,灌满了杀意,急射而出。
姜琰珺不屑的冷笑着,手里长鞭径直扑向那柄长剑。
长剑已然近在咫尺,却不曾想,此时剑身竟有了一丝诡异的倾斜,他手下略一凝滞,动作微有迟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夹杂了尖锐啸叫的宝剑骤然杀到,他脑中一片空白,闪转腾挪已然来不及了,只听“噗嗤”一声,剑身毫不留情的刺穿他的臂膀,直没剑柄,剑身犹在震颤。
他右手握着铁鞭,脚下一阵踉跄,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心口便剧烈的狂跳起来,即便知道林云墨杀不了他,他多少也生出了些许畏惧。
“放了暮儿!”林云墨寒声嘶吼,脖颈间青筋暴起,他用力的攥紧了拳头,指节在咯吱作响。
姜琰珺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扭曲,他狂声大笑道:“本君还等着看好戏呢,怎么能放?”
他扭头撇向伏在地上奋力喘息的千山暮,寒意岑岑的高声喝道:“乖女儿,你只要杀了林云墨,为父便放了你,如何?”
柳梦离将欧阳兮踹倒在地,狠狠踩在她的后背上,听到姜琰珺的话语,忍不住厉声咒骂起来:“你这个杀千刀老畜生,老怪物,老不要脸!”
对于骂声姜琰珺却是充耳不闻,一张脸变得漆黑如墨,森然对千山暮威胁道:“本君的命令你也敢不从?去,杀了林云墨!”
千山暮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眸已浸满了血色,她怔怔的看着几步之远的林云墨,脑中一片茫然无觉。
姜琰珺的声音如同魔咒,声声凄厉灌耳,誓要将她的残存的理智剥离。
潜意识依旧在剧烈的抵触着,痛苦的**,翻滚在地。
林云墨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其他,几步奔上前,欲扶起她。
超棒的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ptt-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與死之距鑒賞
火熱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與死之距看書
“走开,不要管我!”千山暮本想用力推开林云墨。
姜琰珺的声音又一次破空而来,千山暮勉强凝聚的心力瞬间涣散一片,举起手中匕首,径直刺向林云墨胸口要穴。
东方韵与柳梦离忍不住大声惊呼起来。
林云墨眉头一皱,翻腕一挡,锋利的刀刃自他腕间深划而过,鲜血登时冒了出来,洒落到祭台上。
看着一地触目惊心的血迹,千山暮有些恍惚,明明是素不相识,为何她的心会如此痛?
都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不能完全控制千山暮,姜琰珺微有些诧异。
不过瞬间,他便阴狠冷笑起来,自袖口里掏出另一枚哨子。
尖锐噬心的哨音又一次响起时,千山暮眼前有片淡蓝缓慢氤氲而出,她心头竟有了片刻清明,便狠狠咬向舌尖,剧痛瞬间侵袭而来,她痛的哆嗦了一下。
林云墨原本模糊不清的脸,逐渐清晰明澈起来,看到了他腕间不停溢出的鲜血,她心痛不已“我,我,竟然伤了你。”说着眼泪慢慢滑了下来!
林云墨用力捂住她的耳朵,企图阻止那刺耳的哨音,他嘶哑的安慰着:“不碍事的,不要哭,真的一点也不痛!”
“我说过…”千山暮艰难的喘息着,眼眸里满是倔强,“不要成为你的软肋,我要,要与你并肩,而立!”她用尽全身之力推开了林云墨。
而后,艰难的由地上爬了起来,在漫天尖锐的哨音里决然的向姜琰珺走去。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與死之距閲讀
此刻,她眼底布满了蚀骨的恨,居然蒙蔽她的意识,操控她伤了林云墨,决不可原谅!
姜琰珺脸色骤变,手中轻微一颤,他着实没料到,千山暮居然可以抵挡住锁心哨强大的法力。
只是,他岂能甘心错过如此大好机会,转念间换了心思,索性扔掉了手中哨子。
“你这是要弑父啊!”姜琰珺悄无声息的收回了长鞭:“弑父,可是要遭雷劈的孩子!”他道讥讽道。
“我早说过,没有你这种心狠手辣的父亲!你残害我母妃,杀我义母,整个村庄上百口性命,皆因你引去的地狱之火而死,你,该下地狱!”千山暮厉声怒斥,话音未落,举起手中寒铁匕首,愤然刺向姜琰珺。
姜琰珺那双三角眼微微眯了一下,眼底浓重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显得阴森可怖。
他暗中将所有气力凝聚到了右手中,瞟了眼千山暮身后烈焰升腾的天坑,笑的令人毛骨悚然。
见姜琰珺阴险的面容,林云墨心头蓦地一抽,他狂奔了过去,凄厉的嘶吼道:“暮儿,小心!”
千山暮手中利刃即将刺下的瞬间,姜琰珺猛的甩出长鞭,鞭子紧紧卷住千山暮的纤腰,鞭稍处的锋利尖锐径直刺破了她的肌肤,素色襦裙瞬间染满了鲜血。
“去死吧!”姜琰珺爆喝道,骤然撤回长鞭,就在这千钧一发间,千山暮拼尽全身之力将匕首怒掷而出,利刃势如破竹急如流星。
眼前白光骤闪,姜琰珺忽觉剧痛难忍,低头才看到一柄尖利的匕首死死定格在了心口处,他怒瞪着双目,在愤恨与不甘中仰面摔倒在祭台上,鲜血喷薄而出,四下蔓延。
事情发生在转瞬之间,林云墨尚有两步之遥便奔到她跟前了。
千山暮便被长鞭的惯性所带,连退数步,忽觉身后炙热虚空,刺鼻浓烈的黑烟瞬间袭卷而来,她毫无着力之处。
優秀都市言情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與死之距
耳边是柳梦离与东方韵凄厉的尖叫声,她看到林云墨在泣血椎心般的嘶吼声中,纵身扑来,欲伸手抓住她。
一掌之间,竟是生与死之距,她眼泪夺眶而出,坠进了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