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txt-第一百七十五章 談判看書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听普济仙人提及洗劫青城峨眉一事,顾佐早有准备:“大战正酣,我军反败为胜,所谓宜将剩勇追穷寇,当然要组织反击。反击之下,追着逃敌进入峨眉青城,这是有的。不追,难道等敌军重整旗鼓,再来决战么?没有这个道理!说什么洗劫,过了,绝不至于!”
“原来如此。”普济仙人点了点头,道:“战事如此,没什么可说的。战果如何?”
顾佐回道:“我们这边,我和内子均受了重伤,兰若天四位道友同样如此,聂道友的姥姥当场战死,和我们并肩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唐石道友、打入敌军内部的梅鹿子道友也失了音讯,至今生死不知,可谓损失惨重啊。”
“峨眉青城那边呢?”蓝采和追问。
顾佐道:“我方能统计到的是,阵斩了辛辰子、严人英、周轻云,重伤了天灵子,其余皆不知情。”
蓝采和问:“齐漱溟、朱梅呢?外面怎么不见他们?”
顾佐摇头:“这就不知了,当时魔礼海突然杀至,出手之际毫无顾忌,不分敌我,大威力法术频出……对了,我大营西侧那个深坑就是魔礼海一枪扎出来的,我军死伤在这一枪之下的将士有数百人之多,大部分都成残肢肉泥,分辨不清。其后齐天大圣到来,和魔礼海大战一场,其道术神通更在魔礼海之上,战场上乱得很,也不知他们是不是死于当时了。”
顾佐带着八仙前往大营西侧,指点道:“这是魔礼海银枪扎出来的,足足十余亩地,能翻捡出来的尸身只占小部分……这是他用碧玉琵琶攻击紫薇左宫夫人之处,当时大地震动、巫江翻涌、狂风肆虐、火焰滔天,诸位请看瑶山,比战前矮了三成,那座贰峰全部塌了……这是巫山神君被魔礼海掌击之后在地上拖出来沟壑,这块血渍便是神君的……这是齐天大圣以金箍棒打出来的圆洞,看上去不起眼,但洞口周围的泥土都被打成金刚岩石了,坚硬无比………这里也是……”
顾佐的介绍几乎还原了当时战场的惨烈,八仙及一干弟子们个个悚然而惊。
张果奇道:“魔礼海修为大进啊……”
李玄叹道:“妖猴当真了得,对道法的控制已经到了精细入微的地步,以前我还有些不服气,如今看来,我远远不及啊……”
在战场上查看多时,众仙复回中军大帐,坐定之后,李玄道:“这一战当真惨烈,也当真是机缘巧合,怀仙不容易,东唐的将士们不容易。下一步怀仙有何打算?”
顾佐道:“晚辈受前辈们举荐而来,下一步该当如何,也听诸位前辈的意思。前辈们要说继续打,那咱们就接着打下去,直到将峨眉青城打得心服口服为止!”
李玄、张果等人都望向吕洞宾,吕洞宾沉吟片刻,开口道:“怀仙有什么难处?”
顾佐道:“一切全凭前辈们安排就是,晚辈这里都好说。”
吕洞宾点了点头:“那就请普济仙人出面,和他们谈一谈。”
普济仙人和顾佐出了军营,来到极乐童子等人面前,齐金蝉大吼着冲向顾佐,被神驼乙休一把拽住,却兀自在那里跳着脚的骂,言语极为难听。
顾佐道:“齐金蝉,你再骂一句,我让人砍妙一夫人一根手指头,记住,一句一根手指头。”
精品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談判熱推
齐金蝉不敢骂了,小脸憋得通红,神尼芬陀忍不住骂道:“果然邪魔外道,定要诛之!”
顾佐回头向军营辕门前的参军顾佑喊道:“送一根妙一夫人的手指头过来!”
顾佑应道:“是!要哪根?”
顾佐骂道:“这种小事也要问我?”
顾佑忙道:“那就从拇指开始?”
顾佐点头:“不要问我,你看着办。”
齐金蝉大惊:“不是我骂的!”
神尼芬陀大怒:“是我骂的你也砍?”
顾佐没搭理他们,一句话不说。
眼见着顾佑转身进了辕门,齐金蝉大急:“别……顾佐,你不能这样……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
顾佐瞟着他问:“当真?”
齐金蝉都快哭了:“当真!快下令住手啊!”
神尼芬陀也崩不住了:“姓顾的,有什么都冲我来!”
顾佐道:“那行,齐金蝉你也听见了,这位老师太说了,冲她去,你现在给她一个耳光,要响亮,要见指印。”
齐金蝉叫道:“我如何打得着芬陀师太?你这不是强人所难?”
顾佐道:“你最好能打着……手指很快就要送过来了。”
齐金蝉不敢再拖延了,在地上冲神尼芬陀磕了个头:“师太恕罪!”爬起来一巴掌狠狠扇过去。
神尼芬陀想闪,却瞥见极乐童子冲她微微摇头,犹豫了一下没躲,“啪”的一声脆响,被齐金蝉硬生生在脸上留下五个指印。
神尼芬陀气得嘴唇发抖:“顾佐,有朝一日,我必诛了你这邪魔……”
顾佐很是惊诧:“哎?还骂?”
不用顾佐再发话,齐金蝉又给神尼芬陀一巴掌,在另一边脸上也留下了五个指印,口中哀求道:“师太……”
见芬陀认怂,顾佐这才满意的回头招呼:“参军,先别砍。”
顾佑的声音在营中响起:“啊?哎?”
顾佐问:“手指砍下来没?”
顾佑拎着柄斧子又出现在辕门口:“太师何意?”
“问你砍了没?”
“哦,差一点,我马上就砍。”
“算了,先留着,等会儿再砍。”
“明白了!”
几句对话,几乎把齐金蝉吓死,神尼芬陀也不敢乱说话了,只是盯着顾佐,眼珠子瞪得溜圆。
普济仙人暗赞,一个下马威,就将青城峨眉的气焰打下去了三分,顾佐的表现还算得力。
有了这么一出,接下来的谈判就容易应付了。
普济仙人道:“如今胜负已分,这场大战应该结束了,咱们今日便商议善后,未知诸位意下如何?”
神驼乙休出面道:“若非顾佐小儿挟我门人弟子、掳我洞天法宝,我们也不会找他麻烦。只需依我等三件事,我们自是罢兵休战。”
按常理,普济仙人该当询问是哪三件事,然后双方再一件一件商谈,可谁知他却没问,而是冷笑:“要战便战,漫说三件,一件都不应!怀仙,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