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 ptt-第五百零八章 民宿相伴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几部越野车在蜿蜒的柏油路上轻盈而快速行驶,两侧山岭起伏,林密草莽。
渎河山岭里大量的树木在入冬后都枝叶凋零,光秃秃的树立在天地间;樟桂松柏等树木上虽然还挂着绿色的枝叶,但也远没有春夏时那么鲜亮嫩翠。
溪水也瘦,天地之间,有遮掩不住萧瑟的感觉。
不过,对在大城市住惯的人,眼前近乎荒野的情景却令人有焕然一新之感。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非洲酋長 愛下-第五百零八章 民宿相伴
曹沫在国内忙过这一阵,也是难得陪着大家跑到渎河来度假。
佳颖说是要在渎河拿地建一座民宿庄园,但渎河这段时间在栖凤山景区范围内没有推出旅游及商业相关的用地。
虽说很多做民宿投资的,跑到渎河都是以租代售的方式,从村民手里直接拿地,但木象资本在渎河投资民宿庄园,有一层目的是沉积家族资产,自然是不会去打这种留有法律隐患的擦边球。
投资民宿庄园的事暂时没有进展,但赶着天悦第一款在国内销售的越野车在新海国际车展上正式亮相后一周内接受预订数超过三千辆,曹沫为徐滨、肖军他们庆功,特地在渎河的栖凤山景区里包下一整栋民宿,邀请大家携带家人过来度假,也算是缓解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辛苦。
虽说第一批新车交付给用户要等到半年后,但曹沫他们这次出行,则是组建了一支完整的越野车队。
皮卡在国内列入运输车辆管理,出入城市通行受到一些限制,所以天悦工业的高层管理人员不可能配备皮卡当作日常用车,但现在天悦工业开发出自己的乘用车,都不用曹沫提要求,徐滨他们就决定所有的高层管理人员,都必须驾驶或乘用天悦自产的乘用车。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非洲酋長》-第五百零八章 民宿相伴
越野车队停在一座山坳前。
山坳里有一座宁静的小山村,修了柏油路之后,与外界的交通便捷起来,新海一对年轻的夫妇两年前跑过来追寻梦想,租下山村里的几栋民居进行改造,办下这座叫“花开朝山”的民宿,在民宿圈里颇有名气。
曹沫他们也是提前预约,将“花开朝山”未来一周的客房都包了下来。
“花开朝山”的女老板接到电话,人已经赶到山坳口来迎接,是一个收拾得非常利落的漂亮女人,穿着橙红大衣,三十岁出头。
佳颖、程新跟经营这家民宿的夫妻俩都认识,原先还都是新海证券投资圈里人,早两年实现了财务自由,然后跑到渎河来搞二次创业,主要也是为实现“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人生梦想。
“这里好漂亮啊,我们的计划也要赶紧实施起来啊!”看到眼前的一幕,成希也很是鹊跃的说道。
曹沫撇撇嘴,这种原生态,他在非洲见识得比谁都多、都彻底,伊波古湖畔木楼群、科奈罗湖畔雅舍、诺奎湖庄园以及现在的奎科妥思员工生活基地,都可以说是当成庄园进行建设。
当然,成希、佳颖她们少有经历,当然有着难抑鹊跃的新鲜感啦。
曹老太虽然撇着嘴说这不过是寻常的小山村,却健步如飞的先下车去。
他爸曹雄跟成希她爸成政杰现在迷上钓鱼,车后备厢里也放了几副钓具,正商量着下车后先找山里的溪沟下窝子,却是被拖过来度假的成希她妈还念着没有处理好的工作……
…………
…………
从山坳口进去是石板梯道,车辆只能停在路边的一个铺满细石子的停车场里。
大家拿上旅行箱走石板梯道往村子里走。
石板梯道两边都是村子里的普通建筑,沿着山势而建,青砖白墙黑瓦,墙脚根爬有青苔,或石或泥垒彻的院墙,枯黄的几撮草茎在墙头摇曳——屋前屋后有老人、小孩好奇的打量曹沫他们这边游客,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很少有见。
这些情形在东部乡村都较为常见,但对城市里的人来说,却足够新奇。
民宿兼用作大堂、休闲娱乐及用餐的主楼,是一栋整体保留旧有规模的石屋,但面对山谷与远山的一侧改成落地玻璃窗,视野通透,能将栖凤山冬季萧瑟的山嵴尽收眼底。
老板放弃从事证券投资那种灯红酒绿的繁乱生活,跑到渎河来投资民宿,审美跟品味还确实是在水准线之上的。
曹沫中午在新海用过餐后再出发,赶到山村才下午四点钟,离晚餐时间还早,大家分好房间,要么在山村里溜达,要么跑到主楼的休闲区喝茶聊天;也有直接组织起牌局来。
曹沫跟成希在山道里溜达了大半个小时,微微出汗,再回到主楼里,看到不少人都聚到这边喝茶。
刚才没有露面的男老板这时候也出现了,三十五六岁左右,人长得也很精神,因为跟佳颖、程新认识,正跟佳颖以及肖军他们坐在一起聊天。
老板也了解曹沫的身份,看到他与成希走过来,站起来打招呼,递了一张名片过来。
老板经营民宿,发名片是希望客人后续再住过来以及帮着宣传,曹沫接过来看名片用了民宿的简笔写意画作为背景,老板名字叫吕新勇,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什么,热火朝天的?”
“东面三四公里的山脚下,有一家公司拿下一块旅游开发的商业用地,这幅地上有十几栋明末清初的老建筑——虽说这些建筑有些破旧了,分散的夹在山村杂乱的建筑里,也没有什么名人遗迹,一直都没能列入市级文保,但建筑选址及建造,非常有明清时期的特色。政府最初征地以及土地拍卖时也都承诺保留这些建筑。不过拿下这块地的是一家当地的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实力对这幅地开发,拿地的目的就是想着将这幅地转手卖掉。他们目前找到一家有意愿接手这幅地的公司,但新的公司却不愿意在保护这些老建筑投入太多的资源,只想拿到一块净地进行全新的规划建设。这几天,这家当地公司擅自请了一支拆迁队进场,就想将这些老建筑都拆掉,地方政府和稀泥不露面阻止,附近的村民自发的组织起来,这几天驱赶拆迁队离开,闹得不可开交,”民宿男老板吕新勇说道,“曹小姐说木象资本也有意在渎河投资建造一座大型民宿,我觉得适合将那幅地拿下来——那十几栋老建筑倘若能保存下来,进行好好的修缮,真是相当不错的财富。我担心村民最终无法阻止,今天下午还特意赶过去拍了一些照片留存,我拿你们看……”
男老板吕新勇拿来数码相机,给曹沫他们看今天下午以及之前拍的一些照片,那幅地位于栖凤山的东南麓山谷之间,距离渎河市区比较近,南侧、东侧各有一座山湖,夹于峰岭、湖泊之间,溪涧纵横、幽谷森密,比这边的风景更有特色。
这幅地上原先也有一座村庄,大部分建筑都拆除了,还有十数栋计划保留的老建筑还矗立在原地。
因为村庄拆得七零八落,大量的建筑垃圾还堆在原地,没有处理掉,非常的凌乱,老建筑混杂其中,本身也非常的破旧,也看不出特别的美感。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五百零八章 民宿分享
还有一些照片,是当地的村民跟拆迁队在谷口对峙的场面。
“哥,你觉得这块地怎么样?”曹佳颖看向曹沫问道。
佳颖一直苦于在渎河找不到合适的商业用地,眼前有这么好的机会插手进去拿下一块地,民宿庄园的计划就可以提前实施,她就有些心动。
不然的话,就要等当地政府推出的旅游服务用地进入土地拍卖市场,就不知道会拖到驴年马月了。
“计划接手这幅地的是哪家公司?”曹沫问道。
曹沫说是不插手木象资本的决策,但实际上不可能做到完全放手。
这时候能到渎河栖凤山脚下拿地进行旅游开发,不可能是默默无闻的小公司——他们将脏活交给之前的公司,希望拿到净地做全新的规划,那必然是要花大代价去做一个大型的综合型旅游项目。
木象贸然插手进去,其实是很得罪人的。
当然,佳颖她们一定想拿那块地,曹沫特也不会拒绝,但凡事要注意策略。
比如说,先让村民跟拆迁队闹上一闹,迫使地方政府出面说清楚“承诺”的事,叫接手的公司知难而退,他们才出面找持有土地产权的当地公司谈接手,就更妥当了。
“这个我倒不是很清楚呢,好像也是新海的一家公司。”男老板吕新勇说道。
“照片里也看不出太多的东西,反正也不远,我们直接开车过去看一眼呗。”佳颖说道。
“天马上就要全黑了,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曹沫说道。
虽说男老板吕新勇的意愿更多也是想着保存这些建筑,但他怂恿佳颖出头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一些,曹沫打了哈欠便岔开话题问这边的晚餐都准备了那些好吃的。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非洲酋長 起點-第五百零八章 民宿相伴
“我们这里以山村土菜为主打,木地散养的走地鸡、腊肉、新鲜的土猪肉、水库鱼——我们这边还有一座梅花鹿养殖场,鹿肉也是我们这里的一个特色。酒水是我们家自制的杨梅酒,说到泡杨梅的基酒,我挑选好几十种,最后发现甘蔗酒非常的适合,还有当地镇上采购的一款蓝莓酒,是用葡萄酒的工艺酿造,口感也非常的出色……”男老板吕新勇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晚上的菜肴、酒水。
…………
…………
在民宿酒店里用过晚餐,又热热闹闹坐在火炉旁打牌到十二点才各自回房休息,第二天睡到九点钟,曹沫才与成希出房间走到主楼吃早饭。
他爸跟成希她爸以及顾藩、郑潺原一早找山溪钓鱼去了;外面天有些阴,气温也很低,屋里除了中央空调,在休闲区还砌了一座火炉,坐那里喝茶、打牌、聊都特别的惬意;当然,也有人比曹沫他们起得更晚,这个点还赖在房间里睡大觉。
曹沫与成希吃过早餐,看外面天冷,就跟大家一起躲在屋里喝茶,过了好一会儿看到佳颖以及程新、肖军、赵倩芸他们跟着男老板吕新勇从外面走进来,佳颖气鼓鼓的,衣服有些脏,肖军的羽绒服还划了一个口子,羽绒都露了出来。
“你们一早跑哪里去了,不会跟人动手打架了吧?”曹沫看他们这样子吓一跳。
“我们吃过早饭,开车去看那宗地,却看到那家公司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堆地痞流氓,正要将阻止拆迁队进场的村民赶走,还拿着棍棒下手要打人。佳颖看不过去,跑过去阻拦,好在之前就有人报警,警方到现场也快,没有发生什么冲突——我这衣服可能是混乱时挂到什么地方划破了!”肖军说道。
曹沫想不用想,就知道是佳颖性子急,拉住肖军、程新他们跟着民宿老板吕新勇赶去看地,过去后看到现在一片混乱、村民被欺负,必然就忍不住要插手。
不过,在他看来,遇事要先分是非,不能怕沾惹麻烦。
要是怕这怕那,他在如此强势的埃文思基金会跟赛维义家族联手的形势面前,早就被吓回国内来了,还怕在非洲跟他们这么玩下去?
所以,他也不会责怪佳颖什么,甚至都不会抱怨吕新勇有意鼓动佳颖出头,犹豫着是不是立即让人去了解一下拿地公司以及即将接手这幅地的公司是什么背景。
“这些人真是流氓,他们明明就理亏,却找来一群地痞流氓,拿着棍棒逮到人就打,还有人叫嚣着真要人敢挡路口,就开着挖掘机碾过去,真是无法无天的,”佳颖显然是被程新、肖军拉回来,这时候心里还是愤愤不平,“警方赶到现场也是和稀泥,明明看到有两个村民被拿得头破血流,也不说采取什么措施,就看着那些地痞流氓嚣张的离开,真是太气人了!”
“拿地的这家公司在渎河还是有些背景的吧?”曹沫转过头问民宿老板吕新勇。
“绿映集团在渎河还是颇有实力的,听说跟市里某个领导的关系非常密切,手就伸得比较开,什么能赚钱的项目都想着往自己兜中揽……”吕新勇有些忐忑的说道。
吕新勇不愿看到拿下那宗地的绿映集团出尔反尔将那十几栋有保存价值的老建筑拆除掉,他声微力薄,看到木象资本背后实力强大,同时又有心在渎河做一个大型的民宿项目,才想着鼓动曹佳颖从绿映集团手里接手这块地。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了。
他没想到绿映集团为了解决土地转售最后的障碍,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阻拦他们的村民,而地方政府竟然还有纵容的意思。
他知道木象资本以及幕后的天悦投资,实力极强,但他也清楚,强龙不压地头蛇,国内绝大多数的企业以及生意人都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不管自身实力有多强势,其实都不愿意到跟地方派势力缠斗——浪费资源、人脉关系,却通常都不会有多好的结果。
他昨天的鼓动,不管怎么说都是没有什么恶意,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他实在不清楚曹沫会不会因为被卷入地方上不必要的麻烦跟纠纷里,还受了气,就对他有什么看法?
曹沫还想着让吕新勇详细说说绿映集团在地方上到底有哪里过硬的背景,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刺耳的喇叭声,诧异的扭头看过去,就见两部北京吉普直接沿着坡道台阶开上来。
坡道台阶论宽窄,是可以让汽车通过,坡度也不是很陡,动力稍为强一点的越野车都可以开上来,但台阶所铺的石板,边角容易磕坏,一般说来没谁会允许越野车直接开到主楼前。
这两部北京吉普一路按着喇叭,快速的从山脚下冲上来,民宿有两个工作人员在主楼外的小场前,吓了一大跳,躲避时差点摔倒。
那两部北京吉普在主楼前停下来,六七名剃着板寸的青年走下车来,“猛”的推开大堂前的玻璃门,“哐铛”一声巨响,叫人怀疑他们再多用点力,那两扇结实的钢化玻璃大门就会被直接砸碎掉。
“花开朝山”民宿聘用的工作人员,多为附近的村民,看到这些人气势汹汹的闯进来都吓了一跳,脸色发白的站在一旁不敢言语。
“你们做什么?”吕新勇站出来,朝跟休闲区就用一排大书架隔断的前厅走过去,厉声喝问道。
“我们不干什么?过来消费不可以吗?”为首的青年流里流气的盯着吕新勇打量了两眼,在前厅靠墙的沙发上坐下来,跷起二郎腿,捋起袖子,露出胳膊上一条龙头纹身,肆无忌惮的朝从前台后面走出来的老板娘吹起口哨,跟身边几名同伙猥琐的哈哈大笑。
“对不起,我们店这周已经住满了,不再接待新客——不管你们是住宿,还是用餐,可能需要另找新店了!”吕新勇不亢不卑的说道,“台阶上面是不容许车子直接开上来的,你们这样会损坏台阶……”
“外面的台阶也是你家的?你不是会报警吗?你报警叫警察过来评评理,淦你娘,我们开车走在我们渎河的道路,轮到你个新海老卵对我们指手划脚,你他妈比别人多长根基霸?”那纹身青年一口痰直接吐沙前的石板矮几上,从兜里掏出一盒皱巴巴的硬壳中华分给周边人,肆无忌惮的拿出打火机点上。
“刘英,你打电话报警,我就不信渎河真就任这些无赖无法无天!”吕新勇站在前台前,跟妻子说道。
“你们什么意思,跑秦家埭殴打村民不说,还跑这里撒野来了?”曹佳颖走出去,义愤填膺的质问道。
“跟你们没关系,你他妈别跳出来找不痛快,信不信老子让你们连渎河都跑不出去?!说撒野,渎河有你们这些外地佬撒野的地方?!”那纹身青年将半截香烟朝曹佳颖扔过来,戾气十足的盯过来,骂骂咧咧的说道。
“哥!”曹佳颖气得发抖,回头朝曹沫看过来。
曹沫坐在角落里没动,慢条理丝的饮着茶。
他看得出这些人就是过来耍无赖,干扰这边的正常经营,连店都未必敢砸,更不要说在监控探头下动手打人,让肖军、程新他们也不要过去,眼前的场面正好让佳颖磨磨性子,有时候不能光有正义感。
曹佳颖对这几青年训斥了几句,但对方就耍无赖,骂得难听却不动手,她气得没辙,只能坐回到休息区来,朝着曹沫翻白眼。
“……人家就是要你气不过先抓扯他们,你陪他们撒波打滚去啊。”曹沫笑着说道。
“他们也欺人太甚了,你真就不理?”曹佳颖说道。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就是耍无赖,你有什么办法?”曹沫问道。
“我有办法,你能听我的?”曹佳颖问道。
“听你的没问题,但不能为这破事,把大家度假的兴致给破坏了——你最好也不要把自己搞到派出所去,到时候我还要到处求人打招呼,我可丢不起这人。”曹沫说道。
“那行……”曹佳颖说道。
…………
…………
这伙人在前厅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有两名警察将警车停在下面的入口处,慢腾腾的走过来,扫眼看过主楼大厅里的情形:“是谁报警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对不起警察同志,我们跑过来消费,没想到走进来就犯了烟瘾,忍不住在屋里抽了几根烟,这里的人啰嗦个没完,我们也脾气急,就吵了几句——真就吵了几句,我们没有动手打人,更没有动手砸东西,我们现在认识到错误,正准备跟他们道歉,没想到你们就过来了!对不起,对不起!”那几个青年在警察过来后,顿时就变了一个脸,“我现在郑重跟他们道歉!是我们错了,将我们铐起来吧!”
“真没有做其他事?”警察板起脸问道。
“真有做其他事,他这里有监控的——我们又不傻,真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在监控探头下干啊,警察同志你们说对不对?”那纹身青年流里流气的说道。
“别他妈说这些浑话,没什么屁事就给我滚,不要干扰别人正常经营,”
警察训斥,将几个青年赶出大厅,才转过头看向吕新勇,不耐烦的说道,
“你这边要没有什么损失,也确定没有人被打、没有东西被砸,那就在这里签个字——以后这种小事不要随便报警,我们所里就几名干警,没精力为这种鸡皮蒜皮的小事跑。”
吕新勇气得发抖,明知道等这两名警察走后,那几个地痞还会跑过来闹事,但他这时候却也无计可施,只能在警察手指的地方签字。
“……哎呀!”
大厅门口传来一声尖叫,吕新勇抬头看出去,就见随同曹沫他们一起住店的一名外国女子,捂住胸口,紧接着反手一巴掌狠狠的抽在那名纹身青年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