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mea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抗戰韓瘋子-1057 韓烽大婚(四)展示-poqse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堵门的人可不少,和尚,段鹏,周大牛,朱大志,孙德胜,董成海等一众老战友们都来了。
和尚扬言:“三哥,老人们常说,洞房越闹越热闹,俺们可都给你闹洞房来了。”
“好家火,阵仗不小,真要是让你们这群家伙给闹了洞房,那还了得?老子也是要面子的。”
韩烽就往屋子门口一站,然后说道:“别以为老子喝了酒就好欺负,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一个上,看老子不一个一个放翻你们。”
话音刚落,和尚和段鹏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喊道:“兄弟们,一起上——”
一阵喧闹过后,韩烽被人群淹没,这是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酒意已经有了七分,这哪能是对手?
韩烽急的大喊:“我去,和尚,段鹏,你们这些狗日的以多欺少,真是一点儿不讲武德呀!”
大家只管哄笑,哪管这些。
谁知道原本紧闭着的木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打开了,头上还别着红花的政委徐梓琳探出脑袋来。
原本的哄闹戛然而止,所有弟兄们都直愣愣地看着突然探出头的政委。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桃小红
“闹喝闹喝得了,玩闹归玩闹,今晚回去之后一个个都仔细着点儿,不能放松警惕。
所有的驻地,营连级单位,营长,连长们必须按照老规矩巡查完毕之后才能休息,你们团长也不例外。”
砰的一声,木门又关上了……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心道这政委嫂子还真是够凶的,只得把团长放下地。
王文礼咳了声,道:“政委说的对,这也差不多了,咱们也都早点儿回去吧,咱团长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韩烽也笑道:“老徐说的对,老团长和秀芹嫂子结婚的时候大家莫不是忘了?这越是在安乐的时候,越是要小心提防才是。”
“嘿嘿,团长,那我们可走了。”
“赶紧滚!”韩烽笑骂。
目送着一众兄弟们离去,原本热闹的氛围归于平淡,韩烽自顾自地笑了笑,转身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革命战士结婚,没那么多细致的讲究,徐梓琳就在婚房布置的床榻上坐着,也没什么盖盖头之类的古老风俗。
韩烽一进门,她的目光就放在了韩烽的身上,似乎再也离不开了。
傾 國 傾城
带着几分酒意的韩烽直愣愣地望着徐梓琳,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着,忽而,同时笑了起来。
“梓琳,可真有你的,要不是你刚才给我解了围,那帮小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我呢!”
徐梓琳的笑容在烛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迷人,“那你要怎么谢我?”
韩烽道:“谢,干嘛要谢?这不是夫唱妇随吗,应该的,要不说咱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又没个正形了,说正经的……你,你先去巡查一圈儿去。”
韩烽愕然道:“真去?”
徐梓琳急道:“当然得去,刚才我可是把话都放出去了,你说你这个团长一进屋子,不知道多少眼睛还在外面盯着呢,要是这一整夜的也不见你出去,那我可没脸见人了。”
哈哈哈哈——
韩烽大笑了起来,然后用直勾勾的大胆的目光在徐梓琳的身上端详着。
“你看什么?”
韩烽叹了口气,“我在看,也在想,其实你刚到新三团那会儿我就觉得有点儿奇怪,心想总部咋还给自己派来个这么俊俏的小白脸儿?你说说,当时我咋就没往这方面想呢?”
徐梓琳想着与韩烽一路走来,之间的种种,更想到自己刚去新三团的时候与韩烽较劲,因为站军姿导致双腿肿痛,这该死的老韩还非要自己脱了裤子给自己按摩来着。
她笑道:“如果你当时就看出来了,也猜出来了,你会怎样?”
韩烽乐道:“那还用说吗,直接抓过来当老婆呀!”
“你想得美。”
“对了,梓琳,这次回关内,该见的人都见了,老团长,老孔,老丁,可都是给咱送上了不少的祝福,就连司令员还给咱送了一份礼来着。”
“哦,临走的时候老团长说了,瞧瞧老子的儿子都两岁多了,老子还准备生一个加强班呢,三愣子,你小子可得抓点儿紧了。”
“李团长果然还是那脾气。”徐梓琳笑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的目光里有期待。
韩烽当然知道徐梓琳在期待着什么,“瞧我,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我还去见了徐老,当然,就是我的岳父大人。”
徐梓琳的声音急促了些,“他……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韩烽理所当然道:“说什么,那还不好猜吗?岳父把咱是一顿好夸,说小伙子能打仗,人长得也精神,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把女儿交给你,我是放心了……”
鬼泣之左手的悲鸣
眼见着韩烽似乎没有停下去的意思,徐梓琳没好气道:“老韩,你又来了,说正经的!”
“你父亲说他很想你,也一直担忧着你,还说因为工作的原因,咱们结婚他暂时没法儿来祝福咱们了,等到以后抗战形势好了,他会来根据地看你的。”
韩烽沉声道:“梓琳,自古舍小家为大家者,莫不是大英雄,其实你也很明白这个道理,岳父他是个好首长,也是一个好父亲,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表达罢了,我想,你心中其实早已经谅解他了吧?”
徐梓琳沉默了半晌,然后坚决的点了点头,“是。”
“哈哈,不说这些了,回忆点儿有趣的,你还记得你刚来新三团,咱们认识那会儿吗?”
……
……
美好的洞房花烛夜,倒像是成了秉烛长谈,屋子里不时响起欢声笑语,满是温馨的氛围。
雲 天空
圣名 舒巴坦钠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飘起了雪,似乎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屋子里的烛光熄灭了……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
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却被一下子推出了门外。
蚂蚁的终极进化
砰的一声,木门关上,差点碰到韩烽的鼻子。
韩烽在外面“哀嚎”,“不是吧,真来?”
屋子里传来声音,“按照平日里的规矩,全部巡查一遍,一点也不许放过。”
“哼,巡查就巡查,臭婆娘你等着吧,老子回来再收拾你!”
不死神凰
撂下狠话,身上被强行披上大袄的韩烽迎着冷风打了个哆嗦,扭头消失在飘雪的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