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3s1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因果靈契閲讀-o3np1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一怔,这才想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在。
前面两次,一次是从外界轰然降临将原主的真灵轰了个七零八碎,一次是原主本身就已经魂飞魄散,只有身体上还有一线生机吊着命,总之都不需要陈安烦心这个事,所以他一时之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一直等到对方突兀冒出,他才注意到。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既然冒出来了,随手将其溟灭掉,或是送他入轮回都没有什么。
夢之城羽 自由遐想
现在的陈安再非以前,虽然还达不到古老者那种真正的无碍大自在,但也不再把一般的因果业力看在眼里。
事实上到了乾元的层次,诸天万界唯我唯一,也少有什么因果可以束缚的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那个声音似乎是察觉了陈安的意图,惊恐不已的问道。他似乎现在才发现当前的形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被这突然冒出的意识占据了。
若離若曦
冷面律師偷個娃 fangjieyou
他当然不会知道陈安的来历,只以为是那药剂的问题。
对这突然冒出的意识,他惶恐不已,也万般绝望,同时也无可奈何。
陈安对这个灵魂的敏锐灵感倒是有些兴趣,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根本没空理会他,神思一凝就要将之彻底抹除。
“等,等一下,求您!”
那个灵魂的敏锐度似乎比陈安所预料的还要高,陈安这边刚要动手,他就有所察觉,急声道:“我,我现在是要死了,是吗?我,我能不能求您件事,帮我,帮我照顾小瑜……”
他语无伦次的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完,却让陈安有些失笑,这死到临头了,还在惦记着女人,凡人可笑的爱情。
陈安当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许什么承诺,不然堂堂大罗天尊也太廉价了点。
因此,他虽然有些兴趣,却也没想耽误正事,挥手将对方的灵魂泯灭了,同时还不忘留下对方的记忆以做备份。
只是对方的灵魂虽然泯灭成灰却没彻底消失,而是附在这具身体上成为了一个符号。
“因果灵契?”
陈安撇了撇嘴,心道这家伙执念不小啊。
他也没太当回事,随手就想要像掸灰一样,将这道因果灵契掸掉。这玩意对乾元仙帝来说都是个麻烦玩意,对于天仙更是个了不得的枷锁,若是曾经的陈安遇到,不完成对方的心愿,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但是现在么,他已证道大罗,世间因果业力纵然可怕,可在他看来也就这么回事,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规避闪躲,以致因果不染。
只是当他想要将这灵契抹除时,忽然感觉与这具身体的联系变得紧密了几分。
“这是?”
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会不明白这都是那因果灵契的原因,对方向他提出要求,自然也要给出报酬。
一个一无所有的死灵能给出什么报酬?自然是只有身体的使用权。
“有点意思!”
陈安笑了笑,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因为就算对方不给,他也可以强行占有,甚至不沾因果。
但与身体的联系更紧密,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于是想了想,他暂时放弃了对因果灵契的抹除,反正这玩意对他也没什么妨害,他随时可以弃了这具身体,或将这因果灵契抹除。
没再去关注这些,他开始阅读起刚刚截取的记忆。
因为决定暂时在当前时代修整一下,所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还是需要利用利用。
陈安首先看的是这个时代的背景:“明国……扶桑……横须8.9级大地震……两百年……”
这一连串的关键词,让陈安大概清楚了此时的身处之地。
剑碎星辰
萌宝无敌:拐个鬼王当爹爹 格零
当前时代,距离他与相柳一战过去了差不多两百年。
当时,他在时空漩涡中的定位也不算差,毕竟这个世界真要说起来,有万亿年的历史,如今与他的定位只差了两百年,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准了。
总裁诱妻入瓮
个中体会,陈安还仔细感悟了一下,毕竟精准的穿越时空,到达某一个精准的坐标点,这是清净天尊 才能做到的事情。
大罗天尊要想做到这一点,哪怕针对的仅仅只是一方小世界,也是千难万难,或许仅仅只能抗住命运长河的反扑,要想做的精细点,非常的不容易。
所以这一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会了。
对于有志于清净天的他而言,自然要好好记录下相关的感悟。
少顷,他继续向那记忆的深处阅读而去。
邵思齐,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被称为邵氏集团的宏夏公司董事长家的三公子。宏夏集团不止是在临川市,就是在整个东贤省都颇具影响力。
果然是大富之家,这非常符合陈安大罗天尊的身份运势。
只是还和前面两个身份一样,或许是这个世界的恶意,邵思齐这个三公子的身份非常尴尬。
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商界精英,下面还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博士弟弟,邵思齐本人文不成武不就,天天就是沉浸在诗词古籍中混吃等死。无论是在父亲邵正光,还是在整个公司中,都是非常边缘化的一个人。
不过陈安对这个身份倒是很满意,比前面那两个一个被流放,一个活死人强多了。
而且二世祖意味着生活无忧,边缘化意味着麻烦少,这个身份正好可以让他用来修养一下。
浑身一震,陈安掸去身上的尘土,起身往“记忆中”的家里走去,边走边融入邵思齐的身份。
记忆中的家不是什么别墅区,因为自视甚高,不屑于家中的铜臭,邵思齐早早的就从邵家搬了出来,如今算是独居的状态。
对于这一点,陈安更感满意,直接按照记忆走进一个豪华小区的公寓房。这里的地理位置已经远离了市中心,房价并不算夸张,可在邵思齐的记忆中,能住得起这里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富之家。
用密码开锁,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间宽敞的客厅,除此之外还有厨房、卫生间和杂物间,客厅一角是一个通往二层的螺旋楼梯,二层有四居室,一间主卧,两间次卧带书房。
没去卧室休息,陈安按照记忆先打开了书房的门。
对于一个文青来说,书房自然是真书房,而且比主卧还大,里面塞满了各式的诗词选集,还有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所谓珍贵典籍。
陈安根本没去看这些东西,目光直落在房间中央,那张堆满杂物的书桌上。
他一步步走到书桌近前,伸手从上面拿起一张残破的羊皮卷。
这玩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破的似乎用力大点都能将之彻底搓成灰,上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三角形文字,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阵法的图形。
对于这些三角形的文字,邵思齐的记忆并不完整,显然就是对此研究多年的他也是一知半解。
陈安其实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广法天尊号称悟尽世间一切法,可那也只不过是号称,仅仅只是对博学的一种夸张修辞。
就是大罗天尊,乃至清净天道主也不敢说真正的能悟尽诸天万界的一切。
祂们的全知全能,仅仅只是相对而言的。
或许只有那传说中无法揣测,无法思量的无量天尊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全知全能吧。
不过那羊皮卷上的东西,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高明,陈安一时看不懂,但却可以用相应的规则进行解析,另外照彻阴阳镜还赋予了他洞悉世间万事万物真意的能力。
因此,只是一会儿功夫,他大概就明白了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文青也想修仙?”
陈安哂笑一声,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邵思齐那个喝药自杀的家伙,药是从哪儿来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从相应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盛华创世集团,是临川市的一家不输于宏夏的大型企业,他们的小公主聂桑瑜,也就是邵思齐都成死鬼了还念念不忘,祈求陈安照顾的那个小瑜。
一开始,陈安还以为是什么酸臭的爱情,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那个聂桑瑜和邵思齐除了年龄,其他的方面完全不一样,反倒是是和邵思齐的兄姐一般,是个商界精英。
也正是因为如此,邵思齐面对她时,充满了自卑,虽然喜欢对方到了骨子里,却根本不敢表白,只敢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反倒是邵思齐的大哥邵思杰和对方互相欣赏,再加上两家公司有联手合作的意向,因此商业联姻的说法在整个临川市的上流社会中,都开始流传。
大家都非常看好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除了邵思齐。
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事情到了这一步,还不想着主动出击横刀夺爱,反倒开始研究起一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想要成就一段都市神话,这是标准的读书读傻了。
关键是他接触的若都是骗子还罢了,没想到以他的身份,还真接触到了一些神秘的东西,陈安手上的羊皮卷就是其中一件。
然后邵思齐就把自己给玩死了,也幸亏陈安到来接了手,否则他死就死了,估计还得给这个城市造就一头影响社会稳定的怪物出来。
明白了事情的强因后果,陈安不禁摇头失笑,感叹道:真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他本就没想管这个闲事,现在更加没兴趣了,至于因果灵契就暂时让它留着,反正也没什么妨害。
名医贵女
毫不在意地丢开那卷羊皮,陈安打算先洗个热水澡,然后饱餐一顿,就好好睡上一觉,再规划之后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他家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